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国家统计局原局长邱晓华:2014宏观经济展望

       谢谢各位给我提供一个和大家探讨的汇报,对当前经济形势的一些认识和看法。因为正好赶上十八届三中全会刚刚闭幕,我想大家也都非常关心三中全会之后中国经济的走向,所以我想今天上午就变革与转型这样一个话题,然后从三中全会精神看中国经济发展,来谈一点认识和体会。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
        时代正在变革,发展需要转型。我们目前国家正处在这样一个阶段,可以说这个时代是一个很好的时代,但确实这个时代也是存在着问题比较多的时代。说它好是因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我们国家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跨入了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综合国力、民生、世界影响力都有一个很大的改变。这对我们今后的发展应当说奠定了一个很好的物质基础。但却是看到我们越是处在一个由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跨越的艰难期,也可以说是一个关键期,国际国内各种困扰和挑战相互交织,我们的企业面临着转型、升级的一些镇痛。盈利空间受到挤压,我们的民众遇到了社会经济转型的振动,利益摩擦增多,思想动荡加剧,这也给今后的发展增添了一些变数。所以在这样一个又是很好的时代,又是一个很多问题的时代,我们怎么办?这是我们思考和谋划未来中国发展时必然要去回答的问题,那么那么变革与转型就是实现新时期中国新发展的两大关键。是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重要路径,更是实现中国梦的必然选择。古今中外发展之道,变则通,转则兴,兴则强,找转找转就主动,持变持转就被动,这是历史的定律,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我想这就是我的开场白。为什么我们要来研究变革与转型。
       具体来说每一次的变革,每一次的转型都给国家带来了全新的发展,带来了经济社会面貌巨大的改变。我们最需要提到的是新中国的成立,这样一个最伟大的变革。中国站起来了,国家独立、民主解放、人民做上了主人。但是由于我们在经济发展中一度出现了一些偏差,所以大好的机遇我们抓住了一半,也还有一半的时间可能是浪费或者是错过的。那么时代进入到1978年,我们党和政府面对过去的失误,过去的偏差做出了新的战略决策。这就是1978年12月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了放弃阶级斗争为纲,转到经济建设为中心,对内考核,对外开放,这样持续新的变革举措。对体制内也做了一些新的变革,因此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准,这样一个伟大的变革,拉开了中国新时期发展的伟大的序幕。
    在八十年代中国经济赢得了平均每年29.7的高速成长,农业超常规的发展,轻工业也快速增长,长期困扰我们的温饱问题,在这一时期初步得到解决。所以整个八十年代,我们党,我们政府领导全国人民解决了困扰我们的基本温饱问题,这是这一时期变革与转型带来的最大成就。
    进入九十年代,我们一度遇到了思想上的徘徊、观念上的犹豫,甚至在这一阶段还想回到那种计划经济的体制上面去。但这关键的时期小平同志南巡,再一次打开了中国变革与转型的新的篇章。以十四届三中全会提出建立市场经济这样一个改革目标为重要的标志,中国的变革与转型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中国经济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平均每年实现了10.3%的快速的成长。在这一时期,我们重化工业有了很快的发展,房地产开始起步,高新技术的发展也开始起步,所以整个九十年代,中国经济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出口保持一位数的增长。我们在十年中间,叫做初步实现了小康,或叫达到了初步的小康这样一个小平同志提出的两步走的第二个阶段。就是解决温饱到初步小康,到2000年的时候,我们基本实现了。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绩,就是由于变革和转型所带来的。
    进入新的世纪,进入世贸组织为标志,中国全方位参与世界经济的交流、合作、竞争,作为这一时期,中国的对外经济从对外贸易、对外投资、对外融资都获得了空前的增长,我们成为世界最大的贸易体,成为出口最多的一个国家,也成为除美国之外,利用外资最多的国家。连续多年都是这样一个高速规模的发展。所以这一时期的经济平均每年实现了10.7%的高增长,为全面进入小康社会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所以从历史的轨迹来看,变革与转型必然会引发中国快速的发展,可以给我们提供新的发展机遇。
       时间进入到新的阶段,经历了改革开放,中国社会经济各方面都发生了变化,但矛盾也日益突出,我们站在一个新的十字路口,面临一些新的形势和新的挑战。如何来适应新的形势,如何来化解新的挑战,成为我们党、我们政府新的任务,也成为人们关注的新话题。那么哪些变化、哪些挑战,我想举这样几点:
       第一,我们经济发展从低收入到了中等收入,从一个人均几百美元的国家到了6000多美元的国家,这样一个发展的提升。这既是我们改革开放所带来的伟大的成就。但同时在新的阶段,我们遇到了,或将要遇到一系列新的挑战。这些挑战,这些矛盾概括起来,就是我们经济谈到的,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是什么呢?结果就是对国家经济箫条。一个国家社会不稳,一个国家政治动荡,表现为这样一个结果。就是如果你这些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出现经济衰退,社会不稳,政治动荡。这是所谓的陷阱带来的结果。这个陷阱到底是什么陷阱呢?
      一、低收入阶段形成的产业体系,在中等收入阶段变革不适应,需要升级,需要优化,需要调整。如果不升级、不调整、不优化,这个国家的经济就会失去成长的前景。一旦失去了成长性,那么经济速度就放慢了,经济速度放慢,社会问题就增多,引发一些其他的矛盾,这就是第一个,在这个阶段会遇到的,低收入里面形成的产业体系,到了中等收入阶段以后还不适应,不适应经济结构转型。现在这两年我们已经感受到这个矛盾,就是我们原有的产业体系,它的市场竞争力,市场容纳力开始下降,带来整个经济速度的放慢。
       二、低收入阶段里面我们以政府主导,主要靠拼资源、拼环境、拼消耗、拼债务,粗放的发展方式。到了中等收入阶段,它无法持续下去。资源问题、环境问题、债务问题都在日益的突出。我们如果不改变,经济就将无法持续下去。经济无法持续,也会引发一系列的社会政治的问题。所以发展模式需要转变,转到更多的由市场主导、企业主导、民众主导,转到更多的发挥科学技术的推动作用,发挥人力资本的推动作用,发挥资源节约、环境保护的两型社会的促进作用,发挥民众扶持的作用,而不是为增长而增长,为发展而发展,不顾后果,不计代价。就是管理是黑色的GDP,带血的GDP,把要影响健康的GDP去掉,那就得转变我们的发展方式,转变经济运行模式,这是第二点。不转变肯定不会持续。
        三、在低收入阶段,我们那些制度安排,不是解决老百姓的温饱来安排的。进入到中等收入阶段,温饱固然还是很重要,民生优先,不解决民生肯定不行。但是除了基本的民生,也就是基本的温饱之外,我们可以预期,我们也正在看到老百姓有更大的诉求,更高的要求,比如说要求过上更富裕的生活,对财富有更高的追求。又比如说对生活环境、工作环境,甚至自己的健康环境有了更多的关注,要求更加安全,安全成为大家关心的问题。又比如说对就业、医疗、住房、社会保障、司法,这些基本的方面,要求更加公正,不能够歧视,要求享受公正的待遇。又比如说在国家发展的大势,在社会发展的重大事务方面,老百姓希望有更大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希望成为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对自由有更高的期待,所以富裕的生活,安全的环境,公正的待遇,自由的选择,成为老百姓在中等收入阶段之后,对我们党、我们政府更高的期待,而不是仅仅温饱。如果我们还是简单认为解决了温饱,老百姓就会说政府OK,就说我们党伟大,那就简单了。所以我们必须适应这样一些新的诉求,新的期待,来调整我们的制度,充实我们的制度。这样党和群众的关系,政府和民众的关系,就能够和谐,否则就不和谐,不和谐就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所以就会掉到中等收入的陷阱当中。
        大家会问,为什么发达国家在他经历低收入、中等收入、高收入过程中没有这个陷阱呢?其实他们也有所谓的这个陷阱问题。他们怎么解决的。
       第一,这些所谓的发达国家,大家知道他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他都是市场经济国家。依靠市场机制形成一种优胜劣汰的机制,所以每一次都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往前走,有这样一个自我修复的市场机制。他还有政府的作用,政府进行社会的改良,改什么?给老百姓更多的民主,把一些基本的权利让老百姓享受,依靠一系列的法律制度保障民众享有更多的民主权利,建设民主社会。
       第二,让老百姓在最基本的公共服务,住房、医疗、教育、社保等方面享有更高的福利,发展社会福利。通过发展民主,健全福利,来化解或者调和国内的各种社会矛盾。所以你看发达国家都是民主国家,都是福利国家。
       如果这样还不行,那还有一个,就是这些发达国家在他的成长史上,都有一页不光彩的历史,就是侵略,去侵略一个国家。做什么?抢人家的资源,抢人家的市场,抢人家的人才,来化解国内的矛盾,他就是靠这些手段实现经济社会的转型、升级。而后来的这些发展国家,大多数都不是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也都不是很完善的民主国家,也都不是很完善的福利国家,当然也都不是军事强国。所以在由低收入到中等收入,再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