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经济学家、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茅于轼

      各位来宾,非常感谢第八届中国中小企业家年会的邀请,给我一个发言的机会,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中国经济改革的回顾和展望。想围绕我们改革35年,看看过去怎么样,现在怎么样,将来怎么样,更清楚我们现在所处的阶段。改革以前,1978年中国是个什么状态呢?农民的情况来讲,他们占了全体人口的80%以上,现在降到了50%了,降了30多个百分点。那时候中国人口是9.3亿,现在是13亿4千万,9亿多农民中至少有三分之一一年缺几个月的粮食,只好吃树皮、草根。这是吃的情况。穿的情况怎么样呢?没有鞋穿,夏天干脆就是光脚,到了冬天像华北这个地方很冷,光脚很难受,他们不得不花两块钱买一双旧鞋,那个时候的旧鞋非常的值钱现在最低工资2000多块钱,买一双皮鞋七八十,一个月工资可以买30双鞋。农民是奴隶,没有行动的自由,不能进城,也不能选择职业。你想做个小买卖不行,就跟奴隶一下,这是农村的情况。城里吃的情况也非常差,像北京还能买到点肉,其他城市只有过年过节才能买上肉。没有白面,都是灰面,白面只有国庆春节才有一点,商品供应非常紧张,商店里都没东西可买。物价倒是不涨,没通货膨胀,就是买不着东西,刚才任参事讲了什么都要票,不单要票,而且干脆就没有,城市工人20年没涨工资,那点钱买东西越来越难买。
      到了改革开始的那一年中国的人均GDP在全世界倒数第一,比公认的总穷的国家,也就是非洲撒哈拉以南的这些国家,我去过很多次很穷的国家,但是我们的人均GDP只有他们的三分之一。中国没有一辆私人小汽车,马路上没有什么车跑,长安街上没有红绿灯,北京最高的楼就是北京饭店,18层。那个时候北京饭店破破烂烂,后来因为开放了,有不少外国人要来,就装修了北京饭店,作为一个北京市的大事情,大家去参观。我那个时候40多岁,我也去参观了。我们感觉最奇怪的是什么呢?就是自动电梯没有人开,它自己上上下下,我们不会坐那个自动电梯,我们想下楼,结果上了电梯上去了,越走越远了,等到停下赶紧下来吧,没想到一下这电梯就下去了,闹了好多的笑话。全国没有一辆私人小汽车,全世界穷的国家不少,没有一个国家穷到连一辆私人小汽车没有,这就是我们改革开始时候的状态。其实中国本来不是这样的,就是解放那一年,1949年,打了11年仗,抗战八年,内战三年,我那个时候20岁。这11年我都经过了,打仗有什么好?房子都炸光了,国家搞得一塌糊涂。但是就在那个时候都能吃饱饭,没有饿死人,抗战八年基本上不能说没有饿死,没有大饥荒。如果人搜刮粮食,我们粮食基本上还是能凑合吃饱。
     但是解放后头几年情况很不错,从1949年到1965年,虽然有抗美援朝,但是生产发展的很快,1965年以后由于统购统销,由于农村实行了合作社,特别是1959年成立了人民公社,整个农业生产被极大的破坏,粮食就不够吃。一直到1978年,这20多年一直是挨饿,更不要说三年灾荒,饿死三千多万人。到了1978年一下就解决问题了,帮产到户,一年里头粮食就够吃了,不但粮食够吃了,鸡鸭鱼肉也有得买了。我们最糟糕的是文革十年,让中学生起来造反,打他们的老师,往死里打,打死为止,北京打死了好几十的老师。我妹妹的一个同学就是中学老师,被打死了。学生打老师,北京的大兴县杀了300多地主和他们的后代,连抱着怀里的小孩一块杀、活埋,北京还算好的,全国好多地方杀坏人,什么叫坏人?刘少奇是国家主席,红卫兵把他从家里找出来斗他。这就是文化大革命把中国几千年来了古文化一扫而光,全部破坏。而且把中国传统的道德一概铲到地下。就是斗人、杀人,还有武斗,两派都是拥护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连机关枪都用上了,连坦克车都开出来了,这就是十年文革。
      现在改革开放35年,确实在我这一辈子里头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大的变化。在35年以前最富有想象力的人也想象不出今天中国会变成这样,习近平说我们要圆梦,我说我们已经圆了一个梦。一个人在30年以前睡一觉,现在醒过来,他以为自己在做梦。不认识这个国家了,完全变了。现在我们钢产量是7亿吨,大跃进的钢产量大炼钢铁一千万吨,现在7亿吨,是70倍。全世界上上下下的电梯,有70%的电梯是中国装的,建一个高楼不可能没电梯,全世界所有的高楼有70%在中国,中国人口占全世界的20%。改革以前30多年,长江上面修了两顶桥,武汉长江大桥和南京长江大桥,不得了了,这全世界第一了,怎么怎么了不起,吹的不得了,小学生的课本上都讲。现在我们长江上据说有49个桥,还有很多的地道、隧道。现在中国的小汽车产量全世界第一,你想都不敢想,这个变化不是30年,只有10年,10年之前中国小汽车微不足道,没有多少车。2002年中国加入了世贸组织,那个时候最担心的就是中国的企业行业,一定要被外国吃掉,我们根本竞争不过人家,可没想到入世以后我们的汽车飞速的发展,现在变成全世界生产汽车最多的国家。
      现在我们普通的一个员工的每月工资,从购买力来讲差不多等于过去一年的工资。刚才我讲了不管是买粮食、买衣服,现在一个月的收入购买力就能顶过去一年的收入。收入极大的提高了。刚才任参事也讲了我们还有许多困难的人,但就算是困难的人也比过去改善多多了。过去最困难的人是饿肚皮的,现在困难的人饿肚皮的还是很少很少的。我到印度去,印度要饭的都是肚皮饿,你给他的香蕉他马上就吃了,北京也有要饭的,你给他面包他不要,他要钱,这就是不一样,人家有饥饿的问题,我们没有饥饿的问题。我们现在是一个享受的问题,没有钱。那个时候改革以前很少有人能出国,出国是高级干部的事,现在我们一年有八千万人出国旅游,差不多快一个亿了。最近国庆的时候有一亿人出国旅游,包括到外国的,在国内的,一共13个亿,有一亿人口高高兴兴的全家出去旅游。
      这个变化怎么得到的呢?我觉得非常值得我们总结一下。最重要的一条是不搞阶级斗争了,这个斗争是最害人的,我们要致富,斗争怎么致富?斗争是越斗越穷,全世界搞斗争的国家没有一个富裕的。大家知道印度有十亿人口,他有两亿人口是毛派,这两亿人口有几个帮,相当于我们的省,是毛派当权,选举选出来的,他们就讲斗争,斗了20多年还是印度最穷的几个帮。我们要的是和谐,和谐才能生产出财富来。所以第一个经验教训就是阶级斗争,第二个是我们不再坚持公有制,而是引进了私有制,如果我们还是坚持100%的公有制,绝对不会有今天。现在私有企业已经占了国民经济的绝大部分,按不同的比例来算,70%-80%。我们也放弃了劳动价值论,说劳动创造财富,不对,劳动可以创造财富,也可以消灭财富。看你怎么用了,改革以前大炼钢铁是不是劳动?那当然是劳动,那个劳动有没有创造财富,没有创造财富,越搞越穷,钢铁炼出来了,国家穷了。那个时候把青年人送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去劳动,有没有创作财富?没有,他们应该好好的念书,将来成有用之才,不让他们念书,认为劳动创造财富,你去劳动就有财富了,全错了,劳动是可能创造财富,但也可以消灭财富,看你怎么用了。
      这里的关键一点就是企业家的作用,企业家起什么作用?把劳动、资本、土地、技术、市场,最好的组合起来,生产出成本低、质量好的产品,卖到售价最高的地方,这是企业家做的事,这不是工人干的事,工人就是开机器干活,到底生产什么产品,到哪儿买原料,产品卖给谁,这不是工人想的,是企业家想的事。在座的企业家,你们在创造财富里面起到关键的作用。为什么改革以前那么多的劳动没有财富呢?现在我们的劳动比过去少了,过去我们一个礼拜干六天,现在干五天,劳动减少了。但是现在的财富极大的增加了,这个区别就是一个没有人组合这些要素,现在有了企业家把劳动用好了。所以我们对于劳动创造财富这一点,有了更完全的认识,而且更重要的我们懂得了企业家的作用,我们放弃了剥削理论,剥削理论是完全错误的,马克思提了剥削理论,全世界从此不再安宁,到处要斗资本家,斗的结果两败俱伤,谁也没有好处。他突出这个公有制的理论,全世界有三分之一的人口走了一条大弯路,建设了社会主义阵营,实验了70年之久,死掉了上亿人口,认识到路子错了,放弃了,不走这条路了,社会主义崛起了。
      那么是什么创造财富呢?我的理论不一定对,我感觉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能创造财富。种粮食是不是创造财富,首先看谁去种,要人尽其才,让会种粮食的人去种,你不要把弄手术刀的医生去种粮食。改革以前我是个工程师,我在农村种了五年的粮,你说我怎么会种粮,把我弄去种粮,说是创造财富,没有人尽其才,种粮食是老农的事。其次你这个粮食在什么地方种,必须在一块适合于种粮的地方种,你不能跑到上海外滩地价非常贵的地方种水稻,这块水稻长不长粮食,也能长,那不创造财富,没有物尽其用。种粮食创不创造财富,看谁去种,在哪儿种,是不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包括地尽其用。为什么我反对18亿亩耕地红线,它妨碍了地尽其用。顺便说一下解放的时候中国人口是五亿三千万,现在十三亿四千万,人口增加了1.5%,现在我们吃的粮食并不多,但是吃了很多鸡鸭鱼肉牛奶,这些都是粮食变的,所以人均粮食消费增加了60%。所以粮食的消费量增加了四倍。而耕地减少了9%,很多地都修了机场和高速公路,盖了大楼了。耕地减少,人口增加,人均消费增加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亩产,将来强要靠亩产,我们还要节约耕地,通过提高亩产来获得粮食。刚才我讲了粮食能不能创造财富,看你是不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或者地尽其用。财富创造的根本原因是人和物的使用得当,在经济学里叫做资源的配置,资源配置得好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