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贺铿教授发表主旨讲话


时间:2013-4-22 11:33:34

    当前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市场问题
    第一季度的数字出来以后,全世界都关注,甚至有人认为最近的黄金暴跌与中国一季度的数字不振奋有关系。一季度的情况从数字来看总的来讲应该说还是正常的,增长率的预期比较高一点,实际数字低一点,这也很正常。当前无论是小微企业、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国有的、民营的所有企业,应该说都面临一定的困难。这个困难的出现是在情理之中的,我们应当正视这个困难的出现是由于我们过去较长时间只重视经济增长的速度,而不重视经济增长的质量是有关的。我们一味的靠投资去保GDP的增长,致使我们的经济结构发生了扭曲,与这样一个情况是直接相关的。当前的问题我认为是三个方面:
    一是内需、外需增长都很乏力。外需因为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发达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经济复苏的情况比较缓慢,再加上发达国家对于我国的产品进行抵制有直接的关系。那么内需呢?主要是我们的收入增长赶不上经济的增长,我们的收入分配又非常的不公平。有钱的人不在中国消费,没有钱的人又消费不起,所以内需也提振不起来,这是面临的第一个问题。
    二是我们长期扩展财政和货币政策有问题的。这种财政货币政策的问题就导致了现在的金融风险应该说在加剧,是值得高度重视的。
    三是行业畸形发展、产能过剩、结构性矛盾比较突出。
    这是我们面临的共同问题,也是主要的问题。要使我们的经济能够尽快的发展得比较健康,发展得比较好,我觉得最近的国务会议李克强同志讲了一句很重要的话,我认为是非常正确的。他说要把力气更多的放到扩大就业和增加收入上,这句话是说到了点子上了。这个任务怎么能够落实?怎么能够做到真正的扩大就业?增加百姓的收入?应该说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大有作为。扩大就业要靠大企业,靠国有企业来做是有限的,他们能够使自己的员工不减员、不裁员就已经不错了。而且他们那个地方就业的人数比例比较小,在中小企业就业的人数占整个就业人数应该是在75%以上,在那里就业的不过是10%-20%。所以说要扩大就业完全要依靠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要使小微企业真正的壮大起来,我觉得政府的着力点应该是放在减税上面,在减税上面下功夫,要在税收政策上有具体的措施。我们提出结构性减税已经好几年了,但是落实的不够好,就是没有人真正下力气去研究如何进行结构性减税,采取哪些措施进行结构性减税?而且这些没有落实,使我们小微企业的资金比较困难,与我们的指导思想也是有关的。
    我们看到发达国家对于小微企业的重视程度和措施比我们做得好得多。例如说英国对于小微企业有这样一个政策,就是你向小微企业投资的资金其中60%免税。也就是说,你向小微企业投资的话,你得到的回报其中60%不交税,只有40%交税。如果这个政策能够真正在中国也采取,并且贯彻落实,我想我们的许多社会资金会更好的走向扶持中小企业的发展,许多的社会资金会直接用来发展小微企业。我们现在并不是很缺钱,我们的社会资金应该说是非常多,主要是找不到很好的投资方向。因此这笔资金不是在炒房地产就是在炒黄金,或者说做别的一些活动,真正用在实体经济上的不是很突出。因此,我们在扶持和壮大小微企业方面,政府应该有具体的措施,具体的政策。
   
第二降低成本比融资更重要。
    融资的问题应该说在各个方面的呼吁之下近些年来,包括我们的国有银行都比较重视了。4月19日银监会有一个电视电话会议,这个会议透露,3月末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余额是15.5万亿,同比增长21.1%,而我们3月份普遍的贷款增长是14.9%,这21.1%只有几个重点的是居于第二位的,第一位是保障性住房的贷款,这个比较高一点。那么小微企业的贷款,这个增长速度应该说不错。15.5万亿这个规模也应该讲不很小,问题就是说,我们应当怎样扶持怎样的企业,在这些方面还应该有具体的措施。
    所以我前面说的,现在资金问题很可能不是一个突出的大问题,而突出的大问题是我们的产品有没有市场。而对于小微企业当前来看,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要让小微企业的生产成本有所下降,现在的企业生产成本不断在上升,融资的成本估计好不了太多,这个融资的成本很高。我们的小微企业、中小企业去年的数字,根据国家审计署审计的七八百家中小企业,它的欠款债务余额当中,百分之五六十是民间借贷,而这个民间借贷基本上都是贷款期小于半年的,而它的贷款利率都是高于24%,所以我们对于小微企业融资的成本非常之高。国家应该有办法使我们的融资成本降下来,我们的国有银行大约以3%到5%的利息率吸取社会资金,然后也是以24%左右的贷款率贷给一些吸取资金的企业,这就是我们所谓的理财产品。如果说我们的银行以这样的高利差来获取利润,而使我们真正的实体经济负担的融资成本居高不下,这样对于企业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如何融资,如何降低融资的成本。应该说这个空间很大,可以做的事情会很多。刚才说3%到5%这样的利息率就有许多的社会资金去购买理财产品。那么我们要以稍微再高一点,5%、6%的利息率直接融资,发展我们的小微实体经济,应该是做得到的,所以说我们降低融资成本的空间和办法应该会很多。
    第三要改变发展思路,发展民营,做强国营。
    我们现在的提法是要做大做强国有企业,我对于这一提法一直提出了我的不同意见。我说国有企业没有必要在大方面下功夫,我们很热衷于在国际上搞几个国有企业五百强,这个当然容易做到,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要搞一个五百强出来是非常容易的,所以我们现在的五百强不少了。但是这些企业做得那么大究竟有什么好处?这个要冷静的去想。
    我觉得从全世界的经验来看,国有企业的效率不高,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中国也不可能特别。刚刚去世的撒切尔就看到了英国的国有企业长期效率不高,使得英国逐渐衰弱,她大刀阔斧的进行私有化,使得英国的经济由衰落的状况变成了比较强,这应该说是撒切尔主要的功劳。当然这个私有化,国企的改革也带来了两面性:一方面使经济有了活力,更好发展,另外一方面一些人丢了饭碗。所以说现在还有人骂朱镕基进行国有企业的改革,有多少人下岗。不下岗、不改革今天又是什么样的情况?大家想了没有?英国的国企不改革又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大家想了没有?所以说,国有企业靠它的效率来直接的富民,来保证社会的公平,应该说我们改革开放30年来,或者说我们建国60年来很清楚。国有企业应该说使我们的国家强大了,但是没有使得我们的百姓富得很快。我们在计划经济情况之下,在纯国有经济的条件之下我们富得很慢,不是说我们没有改善,富得很慢。改革开放以后,现在还有那么大比例的国有企业,那么国有企业的收入分配是不是达到了公平?是不是缩小了差距?使得社会更加公平,这也说明是没有做到的,是做不到的。
    所以说把国有企业一味的去做大,它不可能使得我们的老百姓的生活得到直接的改善,也不可能使社会更加公平。但是国有企业又是不可少的,要做强。做强的意思就是在对国计民生、国防关键的部位,我们一定要用国有的形式把它做强。要使得我们的经济,我们的国防是安全的。另外一方面,就是要促进技术进步的方面,国有企业要下大力气去做,要做强。要使得我们的经济转型有真正的技术做保障,这些东西从美国的经验来看也是要靠国家的投入去做的,不能空喊我们要转变生产方式,要提高技术能力,要创新发展,空喊是不行的。在这两个方面,国有企业一定要做强,要使得国有企业成为国家的安全阀,要使得国有企业是国家的发动机。我们的经济要真是很快、很新的向前发展,掌握新的技术,要靠国有企业去做。所以我认为,国有企业不是做大的问题,而是在某些部门要下力气做强的问题。要使国家富裕,要使我们的经济发展得好,要使就业充分,必须依靠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这是全世界共同的经验。没有小微企业不可能充分的就业,没有充分的就业,也不可能使得居民的收入真正有增加。
    我在讲中国的发展模式的时候,我说改革开放以来有三种发展模式,前两种都没有普遍意义。第一种是广东的模式,因为它靠的是特区的政策,靠的是有广大的华侨,靠的是地理位置与港澳比邻这样一些优势,别人都没有,没有推广的价值。而且广东的情况,发展的结果也不是特别好。第二种是西部大开发和振兴老工业基地,它依靠的是国家的财政转移和国家一些大的项目,这也没有普遍的意义。唯一有推广价值,有意义的,第三种是浙江模式,浙江模式靠的是民营企业。中央没有在浙江布大的项目,也没有财政扶持。浙江的条件本身并不特别优厚,是七分山,二分水,一分田的情况,它过去的底子不很好,也没有特别多的科技人才。就在这样一个条件之下,它现在的经济总量在全国大概是第三或者第四位。它发展的结果,在全省范围之内应该说是最均衡的,它的城乡收入差距缩小到了1:2.1,全国是1:3.1,广东的差距没有缩小,江苏的差距也没有缩小,而它的差距是缩小了。它的县域经济发展得非常活跃,尽管这些年有很大的困难,因为是外向型的企业比较多,外贸的情况落下来之后,那么它的经济遇到了困难。但是它没有更多的社会矛盾,因为他的企业在这个时候这种体制不像国有企业那样,一旦有了问题就找政府,就坐在政府门前不走,他们没有这些情况。整个来说有问题,但是问题不是很突出。
    这些都告诉我们,要使中国发展起来,要使中国的经济强大起来,要使我们的就业充分,要使大家的收入提高,必须依靠中小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