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经济学家贾康发表精彩演讲

来源:中国中小企业网        更新时间:2011-11-30 11:00:46


    谢谢主持人,大家好!下面我想把自己作为一个研究者,对于当前宏观经济和政策框架以及企业界关心的一些问题,做一些自己研究心得的汇报,借这个机会请大家批评指正,我想大致谈三个层面基本的看法:
    当前宏观经济运行
    我们宏观层面最主要的指标,虽然有待年度总结统计局正式公布,应该说可以做出八九不离十的预判。
    现在的龙头指标GDP在考虑经济形势的时候,不能不讲的经济指标,有可能批评片面性,GDP不能反映经济结构、经济效率,不能反映幸福感,但是不能不用这个指标。
    这个指标如果从整个全局的代表性来说,总是要被人们放在第一位,反映这个时候段整个经济运行在增加值形成的总量。我们今年GDP的增长速度现在一般人感觉,应该是年度增长幅度是9.2%左右。
    到底是9.1还是9.3,已经没有多大重要,现在宏观决策层的要求是8%的增长速度,其实一开始就没有认为达不到8%,之所以还要提8%,一方面衔接十二五期间国家规划所要求的年度增长,只要求达到7%,知道可以超过,也不提更高,意在好字当头,经济运营把更多的注意其放在优化结构,提高增长质量等等方面贯彻科学发展观,转变发展方式的要求。
    这个年度下来,九出头的增长速度,明显是从上面一年10.3亿回落下来,这个回落过程相当平稳,是柔性的。这样的回落是政策意图的体现,避免了很多人曾经发出声音担心的是硬着陆。
    从现在在往明年的衔接来看,这个速度的回落,应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明年的年度增长速度现在的预测一般人认为会到8.5%左右。到底是8多一点,还是8.5多一点,也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这是总体的龙头指标是在我们的意愿方向上,相对柔性的实现了回调。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和老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CPI,今年曾经一段时间非常紧张,6、7、8几个月连续几个个攀升月度同比达到6.5%,以后就掉头向下,回落到6.3、6.2,最近一个月回落到6.5,从预判上还要继续回落,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物价上升压力在明显下降,这也是合乎意愿的。
    和这些相关的,还有另外一个指标,和我们在座的中小企业家,你们对于经济的贡献密切相关的,就是就业的状态,中国的主要的新增就业是依靠中小企业,全国现在估计全年新增就业岗位是一千一百万出头,这是比较令人感到欣慰的数字,就业岗位提供得比较好,民生托底事项做得比较好。大家有活干,有饭吃,整个经济和谐和人们生活安定团结局面容易促成,容易维持。 增长的问题是民生的问题,民生的问题集中要看就业的指标,这个年度的指标看起来也不错。
    还有一个指标需要提到的,这几年这个指标比较灵验,现行指标里的采购经理指数,PMI,这个指数在08年的时候注意到,08年下半年,特别是四季度,世界金融危机到来,整个企业界感觉到人心慌慌,我们的GDP也直线下滑,从07年的13%经过四个季度滑落到09年一季度6.1%,这个时候,在GDP狂跌的时候,08年11月12月PMI原来已经击穿了分界线,走到萧条区,那个时候别的方面指标都不好,PMI却掉头向上,开始回升,加上其他一些指标综合分析,那时候我们提出2009年一季度6.1应该是表示的中国整个宏观经济运行在完成触底,或触底区间,以后的情况会走好,实际情况证明借助于PMI和其他指标的预测,是得到了证实。
    现在看到的PMI,也是在相对高的位置上逐渐回落,回落到景气分界线,变成了相对比较稳定。和现在的预判中国经济下调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综合到一起形成这样的双界限,大家适当的有所收敛的,但是这个指标仍然是在景气线区间有一定的繁荣程度和衰退分界线的上面,仍然是可接受的状态。
    把这些指标简要的勾画一下,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基本的看法,从中国宏观经济运行的主要指标来看,下面一段时间,就自己已经看到的主要指标表现来看,综合而成的运行逻辑判断,中国经济下一段时间增长速度虽然会适当回落,但不会出现硬着陆,不会很低,我们更多注意力放在怎么切实优化结构,提高增长质量上来。
    虽然有这样的分析判断,如果从现在的决策层有关管理部门,还有相关的方面的心情来说,我们讨论问题的氛围来说,却并不轻松。大家没有多少欣喜的心情,更多的是表现忧虑。
    忧虑从何而来?这个忧虑主要是来自外部世界巨大的不确定性,中国的经济这些年在全面开放已经形成了非常高的外贸依存度,我们虽然现在想控制外贸依存度,但是调整是要经历比较长的时间,现在对外部高端依赖和联动的情况下,和主要发生贸易经济体的情况如何,我们会密切跟踪。
    这个方向上来看,主要有三个最主要的经济体:美国,欧盟代表的欧盟区经济,东方大国日本。
    从美国方面来说,我们非常简单的说,能见度比较高,虽然有不断的矛盾摩擦,对我们的困扰,但是美国经济到底怎么走?在2013年之前,不会出现联邦债务违约的问题,他们的博弈实现到了日前按照我们的预测,一下子形成了两党两院的共识而提高了债务上限,这种表演已经走了几十次。以后美元到底是走高还是低一点,在他的核心利益和美国掌握世界头号货币霸权地位的主导之下,按照总体来说,利益最大化的导向,自己掌握,而我们不得不寻求一种讨价还价之后的战略均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虽然中国是低端的,美国是高端的,在这个大环境下,我们看起来要吃很多亏,我们之所以要韬光用晦,放低身段,现在还不是和美国摊牌的时候,我们要做好自己的事,逐渐让中国和平崛起,这个过程能见度是比较高的,不愉快难免。但是说不到什么巨大的不确定性。
    日本方面,日本主要的国债都由本国人持有,大部分日本人自己持有,日本人不会认为自己的国家会崩溃,国债不会出现崩盘。日本有大量的海外资产,海外资产不断的产生客观的现金流是支撑经济运行的,这方面日本的情况和其他国家有很大的不可比性。
    剩下的欧元区,我们现在所说的巨大的不确定性的主要来源,现在经历了希腊两轮主权危机之后,弄得全世界凤鸣鹤唳。二十国峰会之前本来认为有一个令人鼓舞的救助方案进一步明确和强化,结果整个造成全世界资本市场风雨飘摇状态,后来又是不断的变,其实还是小打小闹,希腊占欧元区经济总量不到2%至3%,后面更有危险的西班牙、意大利,特别是意大利,排序是第三位,它的主权债务危机如果一旦爆发,整个世界经济受到威胁,不可避免出现所谓二次探底,是否现在爆发?我们还得拭目以待,没有人能够酸楚以后演变的具体情况。现在可以看得很清楚,明年二三四三个月,意大利在很高的负债率基础上,新的一轮主权债还本付息的压力,数量是几千上万亿的欧元,如果这一轮能够挺住,今后几年有若干类似的压力期出现,能不能保证在这个过程中不出大事?迫切需要欧盟的整个救助升级,财政同盟能不能打造出来,各个主权国家必须让出自己的一些财政利益和实际的主权的因素,形成可以和货币同盟匹配的财政同盟。
    这个事情逻辑清楚,做起来谈何容易?任何利益之间的博弈和妥协都是矛盾重重,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展开分析,只是说明这种不巨大的明确,我们提防来自这样的巨大的不确定性的外部因素,在某些导火索点燃之后,变成把整个世界经济拉向低迷的确定性,这对于中国来说,巨大的冲击是我们无法独善其身,必须有一个应对预案的。
    既然要提防这方面的威胁和影响,我们的宏观政策就是必须在有忧患意识的情况下,充分考虑到我们怎么样尽可能的避免外部的造成我们自己的损失。
    从这个角度来看,第二个层面政策框架要领,有什么基本的表述?我个人感觉,即将要在决策层面给予指导的,从今年到明年的衔接和转换,明年的工作的政策的基调,应该是我们的货币政策,在框架下保持一定的连续性,我们已经回归稳健的货币政策,并不一定表现为宣布转型,而要强调政策的预调和微调,有的甚至强调宏观政策的预调和微调,主要讲财政政策,我觉得不够符合现在现实的压力。
    我们实际上的货币政策在今年后面几个月,已经在现实压力面前做出了微调,我们前半年频繁出手的措施已经不作了,已经在前面看到中小企业层面在温州代表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比较严重的事态,除了做一些应急的救助措施,总体的货币的政策重要的信号,定向宽松。
    对于中小企业、小微企业要强调给予融资的支持,在环境方面要创造更宽松的政策环境,财税政策马上跟上,除了中小企业融资的签定协议,印花税免征,财政部又正面宣布,对于中小企业,主要是小微企业的增值税营业税的起征点大幅度提升。
    财政政策的预调微调,和货币政策有所配合,财政政策的内在逻辑更强调区别对待,增加有限攻击。在这个基础智商,我们感觉财政政策显然要我们提防外部的重大变故,更加着力有重点的支持三农,中小企业小微企业、支持社会保障,这方面一系列和民生紧密相连的教育、医疗,住房、就业,养老。还要特别注意突出怎么配合国家走创新型国家战略,支持科技创新,包括中小企业的创新活动。
    这样一来,所谓预调微调在所谓两大政策一紧一松搭配框架,现在不机遇改变的情况下,应对外部巨大不确定性的实际情况,提防外部冲击,就要有预调,针对实际情况,特别是中小企业的困难,这个矛盾的凸现,要有必要的微调。
    同时,因为外部巨大的不确定性,毕竟是现在不确定难以计算的时间和运行轨迹的事物,我们自己政策的基调还必须突出,积极的引导和鼓励经济<

组委会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东路8号综合办公楼B300 邮政编码:100191

版权所有:中国中小企业家年会组委会 联系电话:010-82036381

Copyright 2002-2010,CC100.ORG All Reserbed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9055025号